当前位置:工控会员企业> 首页 >新闻中心>德国工业巨头用数字化改造中国工厂

西安交通大学维纳仪器有限责任公司用户评论

用户评级:

口碑:

人气:

收藏:

西安交通大学维纳仪器有限责任公司联系我们

名称:西安交通大学维纳仪器有限责任公司

地址:西安交通大学东南门启光大厦903室

邮编:710048

电话:029-2315881 2665283

传真:029-2315801

网址:http://www.jd-winner.com

Email:winner@mail.xjtu.edu.cn

在线反馈

本网站信息涉及广告内容!

德国工业巨头用数字化改造中国工厂

  自2013年德国汉诺威工博会首提工业4.0以来,以西门子、博世为首的一批德国企业将工业4.0从概念发展为内部试点,继而全面铺开。在中国,这些拥有超越3.0实践经验的老牌工业企业正大展身手。除了向中国企业提供智能化、数字化解决方案之外,这些企业正将触角伸向工业云平台和工业互联,期望从海量终端工业设备中挖掘出更多商机。

  工业4.0的中国生意

  对于西门子来说,似乎更愿意自我界定为“奔向工业4.0”、而非“已经实现4.0”的企业。在11月1日至5日于上海举行的中国国际工博会期间,西门子(中国)有限公司执行副总裁、数字化工厂集团总经理王海滨对包括澎湃新闻在内的媒体称,即使是现在,行业依然处在以电气化为标志的“工业3.0”时代,只不过跟二三十年前的水平相比在不断进步。

  “过去‘工业3.0’的自动化,都发生在制造现场、车间里、机器设备上、生产线上、车间管理,这是3.0的特征。‘工业4.0’的特征是,这种自动化不光要发生在制造现场车间,也要发生在企业的研发流程、供应链管理流程、质量管控流程、生产订单不同重要级订单排序流程。”王海滨说,目前上述流程已经部分实现了自动化,但依然还存在大量孤岛,流程与流程之间没有打通。

  成都数字化工厂是西门子继德国本土安贝格电子工厂之后的全球第二个数字化工厂,意在展示数字化如何贯穿从产品设计、规划、生产、服务的全过程。这个员工总数不超过500人的工厂,年产自动化产品超过250万件,平均每10秒生产一件产品,每100万件产品中有缺陷的不超过10件。王海滨介绍说,成都工厂开业三年多以来,接待了包括政府、学会、研究机构、工业界在内的15000多名参观者。可见中国各界对于工业4.0或是数字化工厂的兴趣之浓。


西门子数字化工厂

  

西门子位于德国的安贝格电子制造工厂,被业界认为最接近工业4.0概念雏形的工厂。

  尽管中国企业对“工业4.0”概念的认知迟了一两年,但其在中国市场的反响和火爆程度,远超德国本土。许多企业在公开场合喜欢给自己贴上“工业4.0”的标签,亦或自称是“工业4.0”上市公司。在中国电子信息产业发展研究院副院长、中德智能制造联盟秘书长王鹏看来,到目前为止工业4.0仍然只是一个方向,“还没能特别精确地看到工业4.0未来真正的‘山尖’”。

  “如果你12个月之前去拜访客户,他们会说工业4.0是什么?这个概念很含糊。今天你问他,他不会问你4.0是什么,而是4.0能帮我做什么。完全是概念性的转移了。不管是中小企业还是私营企业,我个人觉得这是最大的改变。”博世力士乐中国董事总经理刘火伟在工博会期间对澎湃新闻说道,“以前都是很多大型客户,自动化水平比较高,希望通过工业4.0增强竞争力。一年之后,很多中小企业感觉到如果不上马工业4.0,(以后)会有很大的困难,自身的竞争能力会薄弱,会被淘汰出去。”

  刘火伟说,博世力士乐自身的200多家工厂也在向工业4.0升级,有些经验和内容希望拿到中国,但不是完全照搬,因为怕水土不服。适合中国国情的,是“小步快走”概念,一步步自动化、互联,逐渐过渡。


西门子数字化工厂


博世力士乐于2016工博会展出的工业4.0智能生产线。


  工业云、工业互联网合纵连横

  推进工业4.0的同时,工业巨头们对云平台的布局也已经启动。与工业4.0不同,工业云或工业互联挖掘分析工业数据的潜在价值更大。面对同样的最终目标,西门子和博世选择了不同的挺进路径。利用不同的方式合纵连横,隐藏在背后的是工业巨头们想在工业物联领域下出一盘大棋的野心。

  此前,西门子向市场推出了“MindSphere西门子工业云平台”。简单来说类似于苹果公司的iOS系统或是谷歌的安卓系统,西门子从机器设备、车间现场采集工业数据并置于工业云端,此外,无论是机器设备制造商还是设备的使用者都可以在该平台上开发各种APP。

  工博会期间,王海滨对澎湃新闻透露,目前西门子正在接洽中国国内的云服务商,共同推进在中国市场的工业云业务。根据中国在信息安全领域的相关法规,数据必须被存储在中国境内服务器上。“因此西门子工业云将来要在中国市场推广的话,我们需要寻找国内合作伙伴。不管是阿里云也好、中国电信也好、华为或是其他企业,他们有工业云方面的基础设施。”

  王海滨说,西门子与其他厂商的不同之处在于,既有IT和云端技术,自身又是设备制造商、熟悉工业设备生命周期,因此想要借助工业云打造生态圈。

  相比之下,发端于汽车行业、在传动和传感领域的强大优势,令博世占据了数据采集的根基和源头。就在不久之前,博世与通用电气(GE)和SAP分别签署了互联工业相关协议,希望借助GE的工业大数据软件平台Predix和SAP的数据库和平台技术扩大工业互联网的生态圈。

  无论是GE还是SAP,对于工业互联网的青睐由来已久,博世与之牵手,有助于进一步补足软件层面的拼图。值得注意的是,博世还是首个加入美国工业互联网联盟的欧洲企业。博世软件创新公司总裁Rainer Kallenbach此前表示,“没有一家公司能够单凭一己之力实现物联网。对于博世而言,帮助构建商业生态系统和开放性资源平台非常重要。”

发布时间:2016年11月7日 14:36 人气: 审核编辑:郑益文

我来评价

评价:
一般